首页 > 资讯中心 > 正文
金刻羽:我们的政策应该取消生育限制
凤凰财经  2017-09-29       ] [  ] [  ]  打印
  日前,凤凰财经就世界和中国经济发展的热点问题,采访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终身教授金刻羽,就其中一些问题,严谨起见,金教授提供了更详尽的书面回答,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金刻羽,青年经济学者。26岁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29岁获得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终身教职,并在哈佛大学、耶鲁大学、伯克利大学等知名学府担任客座教授,2014年入选达沃斯全球青年领袖 ,瑞士Richemont(历峰集团)唯一中国董事以及最年轻董事会成员。
  凤凰财经:从你之前对媒体的表态可以看出,你对中国的发展潜力持乐观态度。但前提是,这些潜力能够得到很好的发挥,能否举个例子谈一谈?比如金融改革如何推进?
  金刻羽:在近期内,区域趋同性和持续的城市化将对经济发挥积极的影响,我对此持有乐观态度。这种情况有助于经济维持增长的态势。当然,中国同时也有更大的潜力提高经济效率。这需要通过重新分配资源来实现,特别是资本在跨部门和企业之间的重新配置,使之从低生产力的区域转到高生产力的区域。此外,还要撤除服务行业的进入壁垒。中国的经济中仍然存在许多扭曲,消除这些扭曲是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总之,在我们目前所处的阶段,仍然可以通过资源的重新配置,来实现效率的提升,从而推动经济增长。
  凤凰财经:对于资本从发展中国家流向发达国家的现象的解释,你在《美国经济学评论》刊登的论文让人耳目一新,在可见的报道中,有的学者认为你的模型是很漂亮的,但也有不同的看法,如果按照这个模式,发展中国家如何作为呢?
  金刻羽:就像大多数情况那样,很多重要的宏观经济经济现象不仅仅只有一个解释。我的基本思想是,当一个国家开放贸易,开始生产和出口大量劳动密集型产品时,就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即储蓄的增长速度超过投资的增长速度。与生产大量资本密集型产品相比,这时对资本的投资需求相对较小。为什么资本会从穷国流入富国?这是一个难题,长久以来一直困扰着人们。但我的理论挑战了这个似乎是理所当然的基本思想,即资本应当是从富国流向穷国。当然,还有其他一些重要原因使然,包括穷困国家金融部门欠发达。在我与合作者一起完成的一篇文章中也有解释,刊登在另一期《美国经济评论》中。这些因素并不是互相对立的,或是相互排斥的。有趣的是,出于一些其他原因,我们也看到世界的储蓄增长快于投资需求增长。比如经济结构的变化,以及公司向技术和服务方向的转型,这些公司相对于其价值而言,只需要很少的资本投入,所以储蓄增长的速度也超过投资。因此,我们看到世界各地进入了一段空前低利率的时期。
  凤凰财经:有学者认为中国即使实现二胎政策也来不及扭转社会的人口结构,而无法再回到人口红利时代?而在六十年后,中国的人口老龄化,美国的人口结构更加年轻化,仅仅从人口经济学角度比较,中国的优势尽失,对此观点您怎么看?
  金刻羽:我认为普遍老龄化很难逆转,并且世界各地都在发生,因为人们的寿命更长,而家庭的新生儿越来越少。我认为住房面积的限制是一些家庭不考虑再生孩子的原因之一,教育成本的上升也是一个原因,然后就是习惯成自然。我们这一代已经习惯于小家庭。不过,我仍然觉得很多家庭仍然希望有至少两个孩子。我们的政策应该取消整个生育限制,并且不颁布任何政策。这是因为平均生育率不会超过2.0。最好让一些想要三个孩子的家庭就生三个,想生几个就几个,三个或四个。平均来说,生育率会低于2.0。如果限制在两个孩子,那么很有可能平均生育率会低于2.0,但那些想生两个以上的孩子的家庭就会受到局限和损失。虽然老龄化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但我并不担心其经济影响。世界正在改变,机器人(行情300024,诊股)将接管许多工作,所以我们本身不需要像以前一样多的劳动力。只要有生产效率,每一代人都比过去更有生产效率-那么即使年轻一代人数减少,也能赡养老一辈。许多其他因素会对中国的经济产生威胁和挑战,影响会比老龄化更大。
  凤凰财经:在你看来,中国的房地产泡沫是否会重蹈日本房市的覆辙?为什么?
  金刻羽:中国并不像日本,因为城市化进程还没有完成,住房需求仍然很大。但是,我们的金融体系存在的问题以及由此而产生的扭曲的激励措施,有可能会使住房泡沫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例如,如果家庭投资渠道不多,不投资房地产好像就没有其他出路了。又如,我们最近对资本流出的大量控制意味着中国的储蓄将留在国内。这些储蓄将流向哪里?过去,中国投资回报率相对较高;现在回报已经下降,这些资金可能会流入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给资产价格带来更大的上涨压力。这可能是危险的,经纪人有重大的财务风险。
  凤凰财经:对于互联网+经济你怎么看?目前实体商店的大量关闭,对中国就业是否是一种冲击?
  金刻羽:这只是世界各国发展的必然趋势。现实是,经济的很多部分将要从实体转向互联网,我们现在只是看到了开始。中国在这个领域拥有庞大的国内市场和大量技术人才,能够抓住新数字革命的进步。失业问题是全球性的,一个人的受教育水平越高,受到的影响就越少。我担心其他国家无法通过工业化产生大量中产阶级。在这个意义上,中国很幸运地让许多人摆脱了贫困,并且在工业机器人到来之前创造了大量的中产阶级。但对于其他国家来说是不适用的。
  凤凰财经:全民创新创业的热潮,你觉得如何持续?怎样让中国产生更多的乔布斯?马云的成功能否复制?
  金刻羽:创新创业将是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重要动力之一。我们需要依靠企业家推动技术前沿,创造需求,并提供就业机会。幸运的是,这融化在我们的血液之中;幸运的是,我们有一个巨大的市场。举例来说,中国成功的企业家将会比丹麦的企业家更快成为亿万富翁。为了使创新创业热潮持续下去,金融体系应该顺势而为,发挥应有的作用,来为初创企业提供机会。我也想指出,鼓励创新创业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要去创业。我们经常被那些少数创业者的成功所迷惑,但忘记了其他那些创业失败的人– 而这些人是大多数。创业为社会创造价值可以有多种形式。为了造就史蒂夫路乔布斯,以及那些具有巨大创造力的人,我们需要从我们的教育体系和我们的价值观开始。我们有一个非常家长式的社会,我们的教育有时会扼杀创造力,或者使人贪图安稳,不愿承担风险。大手笔当有大胆量:干一番真正的伟大事业需要有勇气,需要敢于冒险。我认为,我们国家正在为下一代青少年创造良好的环境,使得他们能够通过非常规的方式取得成功。老一辈经历了很多的起伏曲折,相对较为保守。年轻一代能承担更多的风险,因为他们的父母为其创造了一个安全繁荣的环境。
  凤凰财经:在你看来,美国在世界的霸主地位是否被撼动?中国能否替代?中国应如何打造全球影响力?你曾经说过,中国想做一个务实的经济领袖,而不是世界的领导者,这个目标能否实现?
  金刻羽:现在,美国暂时放弃了其在一些方面的全球霸主地位。另一方面,中国在向世界领导者地位迈进,其速度之快,出人意表。尽管如此,现在来谈论后美国时代  这个话题,似乎还为时过早;谈论任何替代美国领导地位的话题都为时过早。这是因为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技术最先进的国家;美国对世界各国的优秀人才,具有巨大的吸引力,并且可以将这些精英聚集在美国,这个最重视择优录用人才、优胜劣汰的的社会之中,这是其他任何国家无法相比的。这个体系如此强大,以至于它可以完全自我运行(不会被某一个人而遭受严重破坏)。目前中国面临的挑战是,现有的霸权很难接受一个上升的、新兴力量的挑战。中美关系是一个微妙的关系。中国要至任何方面发挥一定的领导作用,就要发展软实力。这正是迄今为止我们存在的软肋。我们需要了解国际礼仪,我们还需要了解和尊重其他国家以及他们的文化和习俗,正如我们希望他们尊重我们一样。我们需要有能力应对不同的环境,包括在非洲、拉丁美洲和世界各地运作时,能够得心应手。一带一路的规划要取得成功,软实力至关重要。
  凤凰财经:刚才你提到了一带一路 ,那么在你看来,这个倡议在经济上的必要性和可行性是什么?
  金刻羽:一带一路 规划具有巨大的经济意义,影响深远,是在国际合作与发展上的巨大推动。中国自身获益于基础设施的发展,并且能够领导国际力量帮助欧亚各国促进互联互通。互联互通的改善,将有助于区域贸易,提高生产力,并使人民受益,比如更好地获得教育和医疗服务。经济效益是巨大的,但不幸的是,其他国家的政治干预成为了阻碍。中国想要将一带一路 规划做大做强,可以强调经济利益分享,并且说明中国只是这个平台的推动者和领导者,而世界各国都可以参与这个平台。这是否可实现呢?到目前为止,协调似乎是最困难的问题。有很多企业和实体想要参与,但是他们不知道到哪里去寻找这些机会或者和谁交流。协调是关键---这就是中国做出贡献、增加价值的地方- 但这正是当下缺失的地方。另一个挑战是如何说服世界经济利益是相互的,而且我们的志向不是地缘政治,而是经济上的一种共赢。
  凤凰财经:建立金砖国家自贸区这个想法是不是可以与美国中心主义相抗衡?中美贸易摩擦,中国如何应对?
  金刻羽:金砖国家银行不会取代或替代发达经济体牵头的国际机构以及他们所付出的努力。金砖国家银行的成立,只是反映了新兴市场经济体的一种思路,他们不想看到,凡事总得按照发达经济体设定的游戏规则,不得越雷池一步,特别是多年来,他们的利益往往不能得到反映。现有的这些规则是在没有他们参与的情况下设计的,但是,现在世界已经改变了。新兴市场经济体占世界GDP的一半,他们希望在国际协调事务中,能够拥有更大的话语权。此外,当前,西方国家被各种各样的经济问题所困扰,搞得焦头烂额,也不一定有能力为世界做出贡献--既拿不出钱,又出不了好的点子。
  对于美国,中国需要保持强势,坚守立场。其实,总得来说,美国人是理性的,是讲道理的人。妥协太多或退缩不是一个应对他们的好的策略。对于中美贸易摩擦的威胁,中国需要提出予以驳斥,因为一旦发生贸易战,美国将会比中国受到更大的伤害。 中国是美国最重要的就业提供者。例如,如果中国从波音转向空中客车,美国将会失去约17.9万个工作岗位。 减少的美国商业服务将再失去8.5万个工作岗位。 如果中国不将核心零部件供应给苹果,那么iphone的成本将会更高,苹果股价将会下滑。 我的文章中提到很多具体的数据(https://www.project-syndicate.org/commentary/china-trump-trade-war-by-keyu-jin-2017-02/chinese)。 我并不是说我们要和美国人发生冲突,但是,了解数据和我们的地位,有助于我们的谈判,也有助于防止贸易摩擦的发生。
  凤凰财经:从经济学家的角度,你认为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是否明智?
  金刻羽:所谓明智,不仅仅是言之过当,而是错误的。事实上,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往往是前后矛盾,错漏百出,最近的预算案被认为是非常糟糕,四十年来无出其右。我认为,特朗普的很多政策最终会伤害投票给他的蓝领工人。即便如此,特朗普不会使美国经济遭受很大的削弱。这是一个强大的系统,是由基础结构推动的。我并不担心美国的经济因为特朗普的原因而受到很大的影响- 如果有任何问题出现,那是潜在的宏观经济风险造成的,比如高杠杆和高资产价值。
  凤凰财经:在你看来,欧盟和英国的这场离婚大战,将会如何收场? 英国脱欧对经济有怎样的影响?
  金刻羽:离婚何其难哪,每个人都很明白。 即便没有这样的经历,试想看离上20次?英镑空前触底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毫无疑问,长期来说会给这个国家造成损失。不少银行已经离开伦敦,伦敦不再是通往欧洲的门户,只是于英国有关,通往一个较小的经济体,经济相关性较小。英国经济依赖于金融部门和住房部门,毫无疑问,脱欧会使其经济受到影响。即便如此,只要伦敦是一个吸引人存放财富的地方,个人财富仍将从俄罗斯、中东和亚洲流入。不过,本来要到伦敦的投资现在正在流入其他地方。我觉得可怕的是,一个其结果不可逆转的简单的投票过程,居然可以决定未来世代的生活和命运。
  凤凰财经:你对德国大选如何预期?对默克尔的经济政策如何评价?
  金刻羽:默克尔将获胜,但当领导人进入第四任期时,往往会误入歧途。德国的经济政策制定相当僵化,并且对通货膨胀过于敏感。
  编者注:本次专访金刻羽时点发生在德国大选结果前,成稿有一定的滞后性,目前德国总理默克尔已赢得第四任期。
  凤凰财经:你曾在经济学最顶尖的《美国经济学评论》发表了两篇论文,在《金融时报》发表了《欧洲应向亚洲取经》的文章,你被认为是少有的能够在数据、理论和中国经济问题都精通的经济学者,关于经济学的治学态度,能否提一些建议?
  金刻羽:不敢当!我不知道是否如此。但是,经济学是一个有趣的课题,其中各种技能都是有用的。创造力、大思路、和跳出常规的思维能力很重要。一些非常优秀的文章提出的是很简单的想法,但是娓娓道来,富有创意。技术技能对于实现这些想法很重要,但永远不能成为撰写好论文的基础。清晰的表达和沟通能力是非常关键的,一篇本来会是优秀的文章,因为写得不好或表达不清晰,最终会被埋没在纸堆中。美国经济学家向来非常擅长于确定需要探究的最有趣的问题,以及最有趣的解决方案和答案。优秀的经济学家都有这些特点,而且他们往往是我遇到的最敏锐的人。
声明:在本机构,本人所知情的范围内,本机构,本人以及财产上的利害关系与所推荐的证券没有利害关系。
      数据、资讯等内容均来源于第三方,仅供参考,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地址:中国北京西城区金融大街35号国际企业大厦C座 100033   客服电话:95551或4008-888-888   传真:010-66568532   电子邮箱:webmaster@chinastock.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