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中心 > 正文
扎克伯格的新年愿望:研究加密货币 纠偏Facebook
时代周报  2018-01-16       ] [  ] [  ]  打印
    [摘要]过去几年,扎克伯格的年度挑战包括有学习普通话、造访美国每一个州、跑365英里、为自己家开发人工智能系统等,相比之下,2018年的愿望被认为是这么多年来扎克伯格最艰难的年度愿望。
    与前几年学习普通话、造访美国每一个州、跑365英里等新年愿望相比,Facebook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2018年的愿望看上去难度很大。
    自2012年起,Facebook用户成指数级增长。目前,Facebook的用户遍布全球几乎每个国家,每个月有超过20亿的活跃用户。对于不能到达的地方,Facebook也在努力加强外交和游说的力度。然而,这个上升中的社交媒体巨头,却与所有的社交媒体一样,面临着来自公众的质疑。一方面,Facebook上的虚假或仇恨内容,让巨头被质疑未能承担足够的责任。另一方面,Facebook本身的强大影响力,也让舆论开始害怕科技的影响。
    在巨大的影响力和接踵而来的批评中,扎克伯格设定了一个艰难的新年目标—整改、矫正Facebook的方向。
    多年来最难的年度挑战
    扎克伯格在2017年收获颇丰。Facebook的股价在上涨—全年涨幅超过50%—这让扎克伯格的财富达到560亿美元,位列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五位。然而这位年轻富豪及他的公司的2017年,却是在一片批评声中结束—越来越多人认为,Facebook正在深刻改变政治与社会。
    在批评声中,扎克伯格公布了自己的新年目标。这位Facebook的创始人、CEO,自2009年起开始制定自己的年度个人挑战,到2017年为止,每一年都能够如愿完成。而今年,他把自己的个人挑战与Facebook公司的困境紧密结合在一起—修复Facebook面临的重要问题:“我们想阻止所有错误与滥用,但是现在执行的政策与防止滥用的工具有太多错误,如果今年能成功,我们在 2018 年的结束才能步上正轨”。扎克伯格自己承认,这似乎不像个人挑战,但他想要花更多心力去专注这些议题。
    过去几年,扎克伯格的年度挑战包括有学习普通话、造访美国每一个州、跑584公里、为自己家开发人工智能系统等,相比之下,2018年的愿望被认为是这么多年来扎克伯格最艰难的年度愿望。
    扎克伯格自己也意识到这一点。“现在的情况很像2009年。世界让人感觉焦虑、分裂,Facebook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管是防止Facebbok社区被滥用和制造仇恨,不被其他国家干扰,还是确保用户花在Facebook上的时间是值得的。”
    标注“假新闻”效果适得其反
    回顾2017年Facebook的发展,扎克伯格会如此有感而发不是没有道理。不久前Facebook官方才正式承认,长期使用Facebook对使用者可能有负面影响。此外作为新兴传播媒介,2017年还遭遇过干预美国大选广告与言论纷争。据路透社报道,德国一项新法律开始要求Facebook与推特将面临罚款。英国国会同样正在调查是否有人有组织地通过Facebook和推特发布假消息,以影响2016年的英国脱欧公投。澳大利亚监管部门也在最近开始对Facebook等互联网平台开展调查,以判定这些美国互联网巨头是否损害了当地的新闻传媒业。
    在过去多年,Facebook、推特以及谷歌搜索服务成为新闻传播重要平台,算法聚合、缺乏监管导致假新闻泛滥,给社会带来越来越多的负效应。2016年美国大选,点燃了舆论对Facebook的愤怒。而就在这一年,扎克伯格本人还未充分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公开表示,那些认为Facebook影响了美国大选结果的论调非常“可笑”。但到了2017年10月,一位曾负责总统大选选战的人士在接受电视媒体采访时公开承认,Facebook是他们的主要战场之一。这一言论导致对Facebook的批评达到顶峰。Facebook和扎克伯格本人,在欧洲和美国都遭到了舆论的谴责,指责内容包括Facebook被利用,将自己卖给广告商与政府客户,以及没有对其平台上的内容承担足够多的责任。
    在2017年年末,Facebook准备在2018年进行整改的消息就已经传遍。Facebook希望通过改进数据隐私性以及新闻功能,提升自己的名誉。他们计划“保证平台能够承担责任,这样人们能够通过使用该平台而获得‘幸福’”。这些努力将包括打击新闻中的标题诱饵和垃圾邮件。但修复这些问题,将会面临技术水平和概念两个层面的挑战。比如说,Facebook此前会在发现的假新闻上标注“假新闻”,但结果却导致这类信息更高的点击量。与此同时,Facebook对积极干预用户体验内容过程这一做法十分谨慎。
    一些硅谷内部人士同样批评这一社交媒体巨头,认为他们并没有透彻理解自己对社会的深刻影响。“大部分我认识的老员工,被(大选结果)狠狠打击,”一位前Facebook员工评价2016年美国大选时如是表示,“当他们发现Facebook在社会中的角色,以及俄罗斯是怎样利用这一平台选择特朗普时,他们就会发出类似‘老天,我在那时都做了什么’的感叹”。毕竟,在2016年大选中,硅谷曾一边倒地支持希拉里,但Facebook等社交媒体却在客观上给予特朗普阵营很大帮助。
    监管Facebook
    Facebook的自我定位,更多的是一个平台而非媒体,但从目前的势头来看,今后Facebook将很难独自决定自己的定位。在过去几个月,美国国会开始讨论制定监管规定,像监管电视广播或通信公司那样对待Facebook。
    为此,Facebook不得不加强游说力度。仅2017年第三季度,该公司在美国联邦政府的游说花费就达到285万美元。同时,它还在积极地寻求雇佣前政府官员或是情报人员。这类举措将会让Facebook与那些希望加强监管的政客们改善关系。
    即便如此,扎克伯格仍必须作出改变—因为更大的危机来自于公众而非政府,公众似乎已经不像从前那样喜欢这一社交平台了。对很多人而言,Facebook变成了一股新的“霸权力量”。尽管盈利和用户不断增长,媒体与技术圈的对话却已经变成了脱离的细节:怎样限制社交媒体使用时间,什么时候从互联网中休息,是否即便很小数量的使用也会对人的心理产生影响等。
    “它改变了你与社会的关系,与其他人的关系。”Facebook的早期投资者、这家公司的首任总裁Sean Parker在2017年年末如是评价,“它可能用奇怪的方式干扰了生产力。上帝知道它正在对儿童的大脑做了什么。”
    Facebook的高管也意识到该公司需要校正目前的路径,或者说至少给公众传达出改变的信息。“这是人们将要看到我们真的在做的一年。我们必须改变。”一位Facebook高管此前公开表示。
    学习加密货币
    除了应对挑战,在新年愿望中,扎克伯格还宣布将深入研究加密货币及加密技术,了解相关技术如何应用于Facebook的服务。同时分析该技术利弊,希望从中找到去中心化的未来,将网络时代的权力归还给普通大众。
    从20世纪19-20年代,许多人都认为科技能够将权力与力量下放给大众,但现在许多人已经不相信这种理念。“随着小公司成长为科技巨头,政府运用科技去观察他们的人民,现在许多人认为比起下放权力,科技只是加强集权的力量。”扎克伯格写道。
    此前,扎克伯格从来没有像这样明确表达过自己对加密货币的态度和看法。相比之下,美国的另外两家科技巨头微软和亚马逊,前者早在2014年就宣布支持比特币支付,后者则于去年接受近5000名用户的请愿,宣布即将支持比特币及莱特币支付。
    分析认为,对扎克伯格而言,加密货币技术不仅能解决“假新闻”的问题,还能够帮助Facebook公司在移动支付上追赶他们的中国竞争对手—阿里巴巴和微信。
声明:在本机构,本人所知情的范围内,本机构,本人以及财产上的利害关系与所推荐的证券没有利害关系。
      数据、资讯等内容均来源于第三方,仅供参考,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地址:中国北京西城区金融大街35号国际企业大厦C座 100033   客服电话:95551或4008-888-888   传真:010-66568532   电子邮箱:webmaster@chinastock.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