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中心 > 正文
美国加息预期抬升的多因子拆解:从油价对通胀影响测算出发
东北证券  2018-03-08       ] [  ] [  ]  打印
    本报告中我们从油 价对美国通胀变动的影响力度出发,考察推动美联储持续发出偏鹰表态、推高市场加息预期的真实原因,以期为市场对后期的加息进程预判提供一些帮助。
    与中国通胀不同,直观上我们可以观察到美国CPI 价格增长与能源价格增长趋势基本相同,能源价格在美国CPI 中的权重较高。我们的测算结果显示,能源价格CPI 在全部CPI 中的权重系数大约在7-9%的区间,平均8%,原油波动对能源CPI 的波动系数约为0.32,也即油价增速变动10 个百分点,最终反映到美国CPI0.2-0.3 个百分点的变动。
    我们假设布伦特现货原油三种价格表现:60 美元/桶、65 美元/桶以及70 美元/桶,一并假设CPI 变动完全由油价带来。我们测算发现,18年年中附近,美国CPI 的增速高点大约在2.2-2.9%,原油价格增速将在年中达到高点,上半年趋势向上,从而通过能源价格带动全部CPI,下半年在基准假设下下降,但一旦油价趋势性上涨,下半年也可能维持增速甚至继续上升,反之亦然。
    为何直到2017 年末通胀预期突然明显强烈回升?也即单纯油价因素不足以解释抬升的通胀预期。观察美国失业率与核心CPI 增长趋势可见,菲利普斯曲线在21 世纪的多数时候是有效的,17 年菲利普斯有效性不高,但是各种背景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17 年全球包括美国经济反弹、美国失业率下行并稳定至4.1%的低位,从而带来重新加杠杆消费预期,美联储加息速度由过去1 年1 次加快到3 次。可以认为,边际上,菲利普斯曲线复归的概率的确在加大。
    历史经验显示,美国财政宽松往往配合通胀较低年份,而如今宽财政出现在通胀及预期开始上行、经济稳健复苏阶段。宽财政加大刺激经济复苏预期以及赤字预期,从而推动通胀预期。此外,当前弱美元下输入通胀担忧也有其合理性。
    综上,我们认为原油价格的上涨并不足以解释抬升的美国通胀及加息预期,而是原油上涨与失业率持续低位、税改刺激、弱势美元形成合力,修复产出缺口,推升美国通胀预期乃至加息预期。从这些背景来看,2018 年美国保持甚至加快加息节奏有其合理性,加息4 次的概率在逐渐提高,后续加息进程可以从我们提供的多个因子的未来走势中获取进一步信息。
声明:在本机构,本人所知情的范围内,本机构,本人以及财产上的利害关系与所推荐的证券没有利害关系。
      数据、资讯等内容均来源于第三方,仅供参考,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地址:中国北京西城区金融大街35号国际企业大厦C座 100033   客服电话:95551或4008-888-888   传真:010-66568532   电子邮箱:webmaster@chinastock.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