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中心 > 正文
贸易战威胁进一步加剧美元跌势 但持续贬值未危及其储备货币地位
环球外汇网  2018-03-09       ] [  ] [  ]  打印
    过去一年美元一直处于下跌势头,最近有关贸易战的威胁进一步加剧美元的跌势,这种状况重新燃起有关美元作为全球最重要储备货币地位的担忧。但路透的数据显示,这种担忧有些过虑了。鉴于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绝对优势份额,以及有限的其他替代选择,还需要很多年才能对其主导地位构成实质性的威胁。
    去年美元指数下跌10%,跌幅创下2003年以来最大,因为有迹象显示欧洲、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经济增长比美国更快,尽管美联储三度升息。今年以来,美元指数已经下跌近3%,市场担忧全球贸易关系变得紧张,以及其他国家央行收回刺激政策。美元2月一度跌至逾三年低点。
    自上周稍晚美国总统特朗普意外宣布要对进口的钢和铝征收重税,引发全面爆发全球贸易战的担忧之后,美元即走软。瑞穗驻纽约外汇策略师Sireen Harajli表示,“这届政府对国际贸易很不友好,”特朗普的保护主义立场可能对美元产生短期负面冲击,但不会产生持续影响。
    有鉴于美元在全球储备中的主导地位,以及替代品相对缺少,对美元超群地位的任何真正威胁可能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实现。Brandywine Global驻费城投资组合经理Jack McIntyre称,“20年内我都不会担心美元为最大储备货币地位的问题。”
    自从1980年代以来,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就一直受到质疑。欧元面世以及中国经济突飞猛进等都是影响因素。而受到特朗普政府对贸易矛盾看法的影响,美元近几个月所受压力倍增。今年1月,美国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表示,”很显然美元走软对我们有利...”,一天后,特朗普却称,他希望看到一个“强劲的美元”。
    Commonwealth Foreign Exchange驻华盛顿首席市场分析师Omer Eisner称,“我觉得美元越来越遭受这届政府决策的不可预见性的打击,尽管处在有利的(经济)环境下,但这对投资者来说是一个大问题。”但这样的担忧合理吗?
    警讯出现:
    美国两大债权国中国和日本对持有美国公债的热度降温。中国外管局称,正在多元化外汇投资。而此时正值美国寻求扩大举债以应对大规模减税造成的财政赤字,美联储也正在缩减资产负债表。此外,外国政府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报告的以美元计外汇储备近来几季一直下降,而美联储托管的海外央行美债持仓也在减少。
    中国外汇储备居全球之冠,但该国2月外汇储备出现13个月来首次下降,来到3.134万亿美元,1月则触及2016年9月以来最高位。中国的美国公债持有规模自8月触及1.2万亿美元之后一直停滞不前。美国公债第二大持有国日本称,1月外汇储备小增至1.269万亿美元,美国公债持仓降至2011年12月以来最低位1.062万亿美元。
    IMF的12月数据显示,虽然外汇储备总体规模有所增长,但美元在其中的份额在2017年秋季连续第三个季度下降,至2014年中以来最低的63.5%,而欧元和英镑的份额小幅上升。波士顿Amundi Pioneer Investments汇率主管Paresh Upadhyaya表示,”各国央行转入欧元和英镑会更为理想,”因其流动性相对较高。
    作出判断为时尚早
    分析师表示,尽管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元可能持续下跌,但除非出现外国政府抛售美债、美元计价的贸易额下滑、以及美元指数跌破2009年创下的历史低点等迹象,否则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可能不会有什么危险。
    根据汇报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美元储备数据,2017年第三季美元储备总额升至6.126万亿美元,第二季时则为5.912万亿。纽约联储外汇委员会1月公布的半年度调查报告显示,去年10月北美日均汇市成交量同比上升7%。汇市成交量是基于美元交易量的替代指标。
    总而言之,
    美元自2017年初以来虽然风光不再,但短期内还不至于有被摘下全球最大储备货币桂冠的危险。Amundi Pioneer的Upadhyaya说道:“我不认为美元正走向结构性下跌。”
    
声明:在本机构,本人所知情的范围内,本机构,本人以及财产上的利害关系与所推荐的证券没有利害关系。
      数据、资讯等内容均来源于第三方,仅供参考,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地址:中国北京西城区金融大街35号国际企业大厦C座 100033   客服电话:95551或4008-888-888   传真:010-66568532   电子邮箱:webmaster@chinastock.com.cn